地址: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座机:+86-0000-9687

手机:+86-0000-9687

新闻资讯当前位置:wwwag88com > 新闻资讯 >
我卖掉北京500万的房产在老家生活的这两年

  相信很多人都曾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在北上广深有房产,就把它卖了,拿着数百万巨款,再去三四线城市甚至是农村买个房子,做一个世外之人,潇洒、悠然地度过余生。

  《国家地理》,美国国家地理学会官方杂志,它让你更接近那些真正震撼人心的故事,因为它坚信科学的力量、探索的精神与传奇的故事能够真正的改变世界除了那些关于科技,历史和介绍世界上人迹罕至的地方的文章外,杂志还因其出色的印刷质量和图片标准得到了世界的公认,这也使得这本杂志成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新闻记者梦想发布自己的照片的地方。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7年度旅行摄影师大赛于4月份正式开始,全球超过15000名摄影师参加了该比赛,展示了过去两年中在全世界各地拍摄的精彩照片。评委们将所有作品分为自然、人物与城市三个主题类别进行评选,并于近期在官方公布了本次比赛的获奖作品。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哪些照片与其背后的故事打动了严苛的评委与挑剔的读者们!(建议单击横屏欣赏大图)

  ▼ 特别大奖:10天双人游,与国家地理探险队一共前往厄瓜多尔的加拉帕戈斯群岛(Galápagos Islands)▼

  当时,摄影师正在Comala镇,突然看到远处火山口的白光,立马开始投入拍摄。几秒钟之后,火山喷发出大量火山灰,形成一团灰色的云雾,一道巨大的闪电照划破夜空,这是真正激动人心的一刻

  摄影师 Hiromi Kano 的作品《活着》(To live.),记录了日本湿地公园中的一群天鹅在水面滑行,准备起飞的画面。

  随着日本湿地资源的逐渐消失,这块区域已经成为十分稀有的鸟类过冬场所,可能是鸟类们最后的乐园。

  天鹅是最打动摄影师的,他小心的拍摄,尽量不去打扰它们。他充分考虑了风向及快门速度的影响,捕捉到了天鹅振动翅膀瞬间的优雅与力量

  摄影师 Tarun Sinha 的作品《塔尔科莱斯河的鳄鱼(Crocodiles at Rio Tarcoles),记录了一群美洲鳄聚集在哥斯达黎加塔尔科莱斯河河边的瞬间。

  当地的导游说这河里可能有30-40条鳄鱼,摄影师以为这只是导游的夸张说法。他们沿着狭窄的桥走着,探出栏杆往桥下看,发现竟有10多条鳄鱼正在游进和游出水面。

  摄影师想要捕捉这群美洲鳄所呈现出的富有鲜明对比的画面,一边是半潜入水中,只露出了部分身体;另一边是在干燥的河岸上,暴露出整个庞大的身躯。

  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张作品。摄影师 Clane Gessel 的作品《大理石洞穴》(Marble Cave),记录了今年自己和父亲来到巴塔哥尼亚探险时,遇到一个美丽的大理石洞穴。

  摄影师希望能看一些不一样的风景,于是经过了10小时的车程,长时间的徒步行走,他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为了能够更接近岩壁,他们租了小船,在光线条件刚刚好时,拍摄下了这些错综复杂的蓝色漩涡。

  摄影师 Y. TAKAFUJI 的作品《精灵森林》(Forest of the Fairy),记录了日本丹波地区一个偏远村庄的夜晚,成片的萤火虫点亮森林小路的美丽场景。

  神明森林(Forest of the Gods)中的这条小路,通往当地人祭拜的神龛,萤火虫星星点点的灯光,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氛围。

  摄影师 Shane Gross 的作品《挑衅》(In Your Face),记录了古巴南部一个名叫「女王的花园」的海域中,一条加勒比礁鲨正好撞上相机时的有趣画面

  女王的花园是古巴南部的一个偏远海域,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受到保护,形成了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可以找到极其丰富的如加勒比礁鲨之类的肉食动物。像这样大而完善的海洋保护区可能是拯救我们脆弱海洋的最好机会

  摄影师把照相机设置在鲨鱼经常出没地区附近的礁石上,自己躲得远远的,以免惊扰他们。当一只鲨鱼正好撞上照相机,摆出一副挑衅的姿态时,他立刻按下遥控器,捕捉下了这个有趣的瞬间。

  摄影师 Hymakar Valluri 的作品《黄尾冕蜂鸟》(Buff Tailed Coronet),记录了一只黄尾冕蜂鸟在厄瓜多尔森林里吸食花蜜的画面,这里是真正的蜂鸟的天堂。

  摄影师 F. Dilek Uyar的作品《敬拜》(Workship),记录了一个僧侣在土耳其科尼亚的一栋历史建筑中热烈的旋转舞蹈的画面,光线透过屋顶上的洞口洒进来,营造了让人敬慕的氛围。

  这个仪式象征着人类精神向着真理和爱情升华的神秘旅程,代表了所有生物的不断进化。比如地球在不停地旋转,而组成所有物质的原子也在不断旋转中。

  摄影师 Julius Y. 的作品《有趣的瞬间》(Intersting Moment.),记录了一群参观者聚集在伦勃朗的名画《布商行会的理事们》(Syndics of the Drapers’ Guild)前面仔细地看着,而画里的人物又恰巧也在观察这些参观者的有趣画面。

  《布商行会的理事们》《取样官员》(The Sampling Officials),全名《阿姆斯特丹布商行会的理事们》,是伦勃朗创作于1662年的一副油画群像,目前收藏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它被艺术界描述为伦勃朗的“最后一个伟大的集体肖像”。

  摄影师 Rodney Bursiel 的作品《波浪之下》(Under the Wave),是与专业冲浪运动员Donavon Frankenreiter合作完成。在完成了多个常规冲浪动作的拍摄之后,他们决定尝试一些不一样的角度,从而产生了这个进入波浪之下的瞬间。

  摄影师 Jobit George 的作品《血脉传承》(Bridging Generation.),记录了一对穿着白色传统服饰的父子之间的亲昵动作,伊斯兰斋戒月接近尾声,他们头顶着蓝天,坐在印度新德里的一座清真寺里,画面展示出了两代人之间美好而融洽的关系。

  摄影师 Moin Ahmed 的作品《凝视》(The mans stare),记录了一个下雨的早晨,一辆来自Dhaka的火车驶进了孟加拉Gazipur的Tongi火车站,摄影师发现火车里有一双眼睛正透过模糊的车窗凝视着自己,而在那个人的旁边,又有人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挡雨,他们共同构成了一副梦幻的画面。

  摄影师 Michael Dean Morgan 的作品《百沙基庙的祝福》(Blessing at Besakih),记录了巴厘岛上的印度教信徒来到百沙基庙祈祷、献祭和接受祝福的场景。

  百沙基庙位于美丽的巴厘岛阿贡火山山坡上,被称为「圣母庙」,是一间印度教庙,主要祭祀湿婆神(Shiva/Siwa),是整个巴厘岛的信仰中心,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摄影师 Norbert Fritz 的作品《阅读的层次》 (Levels of Reading),记录了德国斯图加特市立图书馆内的营造的适合于阅读的氛围:充足的自然光线,光滑的白色地板、开放的空间和偌大的窗户。

  摄影师 Andy Yeung 的作品《现代的九龙寨城》(Walled CITY #08),记录了香港黄埔花园的鸟瞰画面,展现出了密密麻麻的建筑群体形象。

  摄影师的灵感来自30多年前拆除的香港九龙寨城,这个世界上居住密度最高的贫民窟。数以百计的房子被堆叠在一起,几乎没有什么空隙。九龙寨城消失了,但它对香港的影响还在,它将继续存续在香港现代建筑与高层公寓之中。

  挪威罗弗敦群岛的Henningsvær足球场,一直被公认为欧洲最好的球场之一。经过了长达一周的寒冷下雨天气后,天空终于放晴,摄影师决定对该球场进行无人机航拍。他躺在加热的足球场草坪上,操纵着无人机,在大约120米的高空拍下了这张照片。

  摄影师 Tetsuya hashimoto 的作品《彩色公寓》(Colorful Apartment),记录了一栋距离他工作室仅20分钟车程的现代风格的公寓楼。

  该公寓楼位于日本岐阜州的乡村小镇,似乎与整个小镇沉睡的性格截然不同,摄影师一直无法准确地捕捉到那个足以描绘它特征的瞬间。有一天,一个红衣女子的出现在公寓走廊上,她的气质与建筑的气质全完一致。正是这个偶然的瞬间,帮助摄影师完成了这个完美的镜头。

  摄影师 Andrzej Bochenski 的作品《艾恩》(Al Ain),记录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附近的艾恩沙漠上正在拔地而起的新建筑群。

  摄影师 Kajan Madrasmail 的作品《彩色市场》(Colorful Maeket),记录了泰国曼谷的夜晚,成排的彩色夜市摊位开始营业的场景。

  大学毕业后,我在北京的一家国企工作多年,并有幸拿到了北京的户口。2005年,看到有朋友开始买房,于是我也鬼使神差地在北京西南三环买了一套商品房。当时房价是4000多一平米,我买了一套116平米的3居,房价高达40多万。

  这在当时对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因为我的工资也不过4000元。但我说过,我是个有魄力的人。拿着家里的资助和自己多年攒下的几万块钱,首付了15万,贷款25万,10年期,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买下来了。于是,5年后,我还清了房贷。10年后的2016年初,我以495万的价格把房子卖了。

  至于卖房的原因,一是当时工作上的不如意;二是家里年迈的老人身体不好,需要照顾;三是老家亲戚朋友的各种劝说;而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判断,北京房价已到顶,随时可能崩盘。于是,我以惊人的魄力把它卖了,同时也辞去了北京的工作。

  手握500万巨款,像打完胜仗的将军一样凯旋,回到生我养我的老家——一个十八线多万,迅速把自家的破房推倒,重盖了一个三层小洋楼,给父母住。自己又花了40多万,在市中心里买了一套120平米的大三居。加上装修、买车,以及“借”给亲戚朋友、父母兄弟姐妹的赞助费,手里还剩个300来万,分别存了定期、余额宝,还买了理财和保险,坐收利息。

  我卖出的房子已经涨到了870万,涨了近400万,这开始让我有了些许的不爽。伴随着心态的改变,我也开始对自己的生活多了几分厌倦。

  想去上班,才发现这里根本找不到适合我的企业,甚至这里根本就没有互联网行业。

  我一个高级架构工程师,拿着2000块钱的工资也就算了,还要做网管,还要修电脑?法克!

  这时,与我当初相同户型的房价已经是900多万了,我要感谢317新政、感谢限购政策,要不是317,现在房价一定过千万。

  现在我再购房只能算是二套,首付要60%。对,是540万,还差200多万的缺口。

  如今,我的最大梦想就是——努力工作,争取在我退休之前,把房子换回同小区116平米的三居。

  你年轻时候去过的地方,居住过的城市,它们都深深地影响着你。巴黎也好,纽约也好,北京也好,又或者是大理,桂林,和我们居住的三线小城。

  因为每个城市都有它与生俱来的气质,并且这样的气质将在你年轻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浸润你,影响你,改变你。

  “懂得了这世界上没有所谓天然正确和绝对政治正确,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以及其衍生出来的思考方式。”

  她们骄傲地活在商业社会以及她们想要的爱情里,和世俗想象的大龄剩女的惨淡现状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wwwag88com大厦     手机:15887563286    
Copyright © 2018-2020 wwwag88com_ag环亚娱乐平台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wwwag88com
网站地图(百度 / 谷歌